业余季北North

原id毛十八闲客
cp不拆不逆 否则自杀
可以私聊约稿 可能开车 不写古风玄幻玛丽苏崩坏三观等题材
禁止将文章转出除lof以外的社交平台
谢谢配合
我爱叶蓝一辈子

【叶蓝】日常:产科风云

*因为看了姐姐在产科实习的一些事有感而发

*私设远儿有妹妹

*ooc ooc ooc

3.

晚上,许博远接到电话,说妹妹要生了。

他急忙拉上叶修,飞奔到医院。

二人到达手术室外时,妹妹已经进去了。

在等待的,有许博远的妈妈,妹夫,和妹妹的婆婆。

“妹妹怎么样了?”许博远顺完气,拉着母亲问道。

“刚进去,还不知道呢。”母亲担心地朝着手术室大门看了一眼,说。

“亲家母,你还是坐下慢慢等吧,不会有事的。”婆婆倒是没有一点担忧的神色,气定神闲地坐在椅子上嗑着瓜子。

许博远和母亲没理会婆婆,仍然像热锅上的蚂蚁似的,急得团团转。叶修跟妹妹的感情也不浅,他牵过许博远的手,试图给他些安慰。

“别害怕,会没事儿的。”叶修轻声道。

就这样,过了一个小时,手术室的大门第一次开启。

许博远、叶修和母亲第一个冲到出来的护士面前,妹夫紧接着也奔了过去,婆婆拍拍手上的瓜子壳,慢悠悠地向前走去。

“情况有些不妙,产妇可能会瘢痕子宫,而她怀的又是双胞胎,顺产的话有极大可能会出危险,”护士如实将情况告诉他们,母亲和许博远作为医务工作者都是知道瘢痕子宫的后果有多危险,刚想开口答应,此时站在一旁的婆婆不痛不痒地插了一句:“让她再试试顺产,一个小姑娘哪有那么脆弱。”

“是啊,再努力努力。”妹夫跟在后面说。

“这怎么能行!”许博远和小护士异口同声,“产妇现在很危险,如果选择剖宫产小孩大人都能保住,我们需要产妇先生的签字才能进行手术!”

“这能有多危险,我生的时候也这样,不还是什么事没有?就不能再让她试一试吗?”妹夫没有接过护士的纸笔,一旁的婆婆耐不住插了好几句话。

“你们真是!唉!”小护士气急了,但时间有限,她急匆匆地返回手术室抢救病人了。

两扇大门刚一合上,许博远便抓住妹夫的衣领,恶狠狠地盯着他:“你为什么不签字!要是我妹妹有什么三长两短,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婆婆和叶修分别拉开许博远和妹夫,叶修抚摸着许博远的后背安抚他的情绪,婆婆担心地问了几句,转头大骂道:“你说话就说话你动什么手啊你?你算什么?你能有我经验足吗?这肯定是医生在用一些你听不懂的专业术语来唬你,多收你钱,我当初生我儿子的时候也是说什么很危险,不也还是活生生地站在这里?”

“我不就为了让她顺产生个儿子,好让你们家发扬光大嘛,我都是为了你们家好。”

叶修的心里也是一团无名火在烧,他知道老人家难免会有些无知,但他没想到竟会有人这样的无知。

“瘢痕子宫二次妊娠可能发生子宫破裂,产后出血等,到时候真出现危险,不管是大人还是小孩,你都赔不起。”叶修语气平缓,似乎只是在说“今天天气真好”。

“你谁啊?懂不懂得怎么跟长辈说话?我看你跟他关系非同一般啊?一对死同性恋,还用不着你来教育我。”婆婆傲慢地说。

话正说着,手术门第二次打开。

“你们做好决定了吗?这个字是签还是不签?”护士又拿着同意书和笔走了出来,急切地问道。

“儿子,别签。”婆婆阻止了妹夫。

“我签,我是他哥哥。”许博远抢过笔,飞速签上名字,小护士没有一丝犹豫,转身跑进了手术室。

又过了一个小时,小护士第三次从手术室里出来。

“恭喜,大人和小孩都没事,双胞胎两个是姐妹。”

听到这样的话语,两边是一家欢喜一家忧。

“水灵的姑娘,怎么就生出两个闺女来,这真是……”

“唉,本来还想着能有个儿子的……”

这是妹妹被推回病房后,叶修在后面听到他们说的最后两句话。

病房里,妹妹虚弱地躺在病床上,许博远和母亲的眼里满是心疼,叶修坐在床边,心事重重地看着妹妹。

“哥……我什么时候可以去看孩子……”妹妹轻轻地开口说道。

“等你休息好了,我立马带你去见我的两个小外甥女。”许博远含着泪,脸不断地蹭着妹妹的手。

“叶修哥……你也来啦……”妹妹微微转过头,朝叶修温婉一笑,问候道。

叶修回以微笑,伸手拨开妹妹挡在眼前的头发,说:“两个小姑娘很漂亮,到时候让沐橙给姑娘们取个好听的名字,她这个姑姑必定开心死了。”

“叶修哥你瞎说呢,刚生出来的小孩像猴似的,哪能看出好看不好看……”

“咱家的基因那还用等以后吗,现在完全就可以预料出以后姑娘们会有多少男人为其倾倒。”

叶修夸张的语气逗的妹妹掩面一笑,许博远也跟着说几句玩笑话,病房里充满了开心的气氛。

等妹妹睡着,已经是后半夜快天亮的时候了。

他们拖着一身疲惫,回到了家。

许博远和叶修躺在床上,都十分清醒。

“我想让妹妹离婚,我不能看着他在这样的家庭里生活。”沉寂许久,许博远向叶修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可妹妹才结婚不到三年,现在又生了孩子,她一个人没有收入,光靠家里连养活孩子都难,而且那个人必定是不同意离婚的。”

许博远见叶修一言不发,便接下去说。

“妹妹在坐月子期间,就住到家里吧,让妈和你看着她,以免在那个家受了委屈还不能反抗。”

叶修从许博远的身后圈住他,将睡欲睡地靠在许博远的肩膀,昏昏沉沉地说。

“如果是我进了手术室,不考虑现实,像电视剧一样,你是保大还是保小?”不知不觉,许博远也困了,意识迷糊前向叶修问了一句。

之后叶修仿佛没听见一般,过了许久才回复道:

“当然保大的,你才是我的宝贝,小孩算什么,有你就够了。”

评论(10)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