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十八闲客

cp不拆不逆 否则自杀
可以私聊约稿 不开车 不写古风玄幻玛丽苏崩坏三观等题材
禁止将文章转出除lof以外的社交平台
谢谢配合
我爱叶蓝一辈子

【叶蓝】橘子汽水

年更写手的试水 ooc 没有逻辑 写得不好 还望见谅

初夏的天气总是阴晴不定,出门时艳阳高照,如同棉花糖一般的云朵在空气中散发着粉红色的甜味,一转眼,浅灰色的幕布瞬间盖住了整个天空,吊坠似的雨滴砸在水泥地上,一串接着一串。

叶修在大街上巡逻,抓了个行动敏捷的小偷,正要向新人炫耀自己的行动敏捷,忽然一阵雨犹如倾盆而下,把他的兴头给浇灭了。

“叶队,那儿有间水吧,咱们去躲躲雨吧?”

新人们早就观察到了,就等着一个合适时机提呢。

叶修将手中还未收起的警棍转了个头,轻轻地在他们的脑门儿上敲了一下,说:“你们一个个儿的,不知道规矩是不是?雨又不大,树荫底下待着去。”叶修塞好警棍,继续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几个的心思,行了,我去买,到时候怪下来就说是我起头的,都喝什么?”

新人们欢呼雀跃,一个接着一个地报出想喝的饮料。

叶修掏出上衣口袋的小本子一一记着,又拿着本子一一敲过去。

“等着。”

细数起来,叶修负责这条街也有好几个年头了,每天来来回回地巡视,却从来没有注意到这间水吧。

叶修跨进小店,店里的装潢很是复古,似乎是刚开门不久,有些桌上还摆着椅子,早来的服务生正在拖地,听门上的风铃响了,没有灵魂般地喊了声欢迎光临。

“你们老板呢?”叶修环视四周,发现除了他,店里没有其他人。

“我就是。”他抬起头,撑着拖把,面无表情地说。

叶修习惯性地打量起眼前的人,面貌清秀,个子与他相近,他觉得像个学生,穿个小围裙,又觉得像个贤惠的小姑娘。头发乱糟糟的,却不显得邋遢。

“自己勾。”拖把被小老板扔在一边,手往围裙上一抹,转身回到柜台,从笔筒里挑了把笔,又打开抽屉,拿出菜单,让叶修自己选择。

“服务态度是不是有点差啊小老板?好歹也是第一个客人。”叶修俯身撑在柜台上,仰头微笑着对小老板说。

小老板一脸无奈地看着叶修,摆出职业假笑,语气和善道:“请问需要些什么呢?”

叶修伸手挠了挠小老板乱糟糟的蘑菇头,“这就对了嘛。”接着才一一勾选新人们想要的饮料。

小老板快速计算出总价,因为员工还没来,又预计了他独自制作所有饮品完成的时间,让叶修坐在柜台等候,自己回身投入进饮品制作中。

叶修拖着脸,目光随着小老板的身影移动,嘴里不断地寻找话题。

“小老板,你叫什么?”
“蓝河,或者许博远。”
“怎么两个名字?”
“一个是店名,一个是真名。”说话间,一杯柠檬茶已经完成。
“我叫叶修,那小许同学多大了?”
“二十五。”
“这么年轻不去闯荡一番?”
许博远倒蜂蜜的手一顿,淡然道:“闯过,没成,就开了这间小店,挺自在的。”

叶修敏锐地察觉到许博远情绪的转变,立马转移话题:“你知道吗,在夏天,不管是什么东西,尤其是橘子,都能和汽水成为最佳搭配,你可以试试。”

许博远提着装好饮料的塑料袋放到柜台上,打好小票,快速地撕下来放进塑料袋里,向叶修推近一些,面带微笑道:“是吗?我会尝试的。”

“届时我一定来捧场。”叶修抬臂瞄了眼手表上的时间,提起塑料袋,付了钱,向许博远挥挥手,大步迈开走出了店。

雨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停止,新人们看见叶修出了店门,立马拥过去,纷纷抢着自己想要的饮料。

“一个个没良心的,我不报销的啊,记得回头把钱给我。”

新人们敷衍地答应着,满意地喝起饮品。

“感觉叶队去了好久,雨都停了才出来。”新人里的一个小姑娘开玩笑道。

“好心帮你们买东西还说我动作慢?喝完赶紧给我巡逻去!”叶修抽出警棍,假装凶狠地把新人赶去执行任务。

看着新人们渐行渐远的身影,叶修不禁回想起刚刚许博远的话,嘴角慢慢扬起微笑。

与你相识,就是为了能够再次相遇。

从此以后,不管叶修是不是在那条街巡逻或执行任务,只要他得着空,就会到许博远的店里坐上那么一会儿,跟他聊上那么一会,开开几个黄色玩笑,逗得他面红耳赤。有时还带上新人们过去捧捧场,休息休息。

渐渐的,两人熟络起来了,叶修偶尔的那么几天休息日都在许博远的店里度过,搞得许博远反而不好意思了,好几次跟叶修提过不要再来了,但叶修总是表面上点点头,实际上还是进行着“每日一访”。

又是新的一天,许博远早早地来到店里准备营业。门上的风铃陆陆续续地响起,许博远每一次都惊喜地往门口望去,可每一次都不是他心里想到的人。

叶修今天没来。许博远趴在柜台上失望地想。

临近深夜,员工们一个接着一个地下班回家了,周围的街道上只有夜宵摊子还在亮着灯,人们激烈的划拳声此起彼伏,浓厚的香味拐着弯地飘到了许博远跟前。

许博远叹了口气,认为都已经这么晚了,叶修肯定不会来了,便收拾好自己的东西,打算回家。准备关灯锁门的时候,背后传来自己盼了一天的声音。

“小老板,这么早就关门了?”

许博远转过身,看见叶修满身血迹,淡蓝色的警服又皱又破,头上的绷带缠了一圈又一圈,没顾得上质问他为什么这么迟才来,直接迎上去担心地问:“你怎么都是伤啊,这头怎么回事,你一个派出所小民警去揽人家刑警的活了?”

面对许博远的一连串问题,叶修无心回答,他拖着沉重的手臂一把抱住许博远,说:“喜欢你,真好。”

许博远一时错愕,被叶修突然的话语和拥抱堵住了还想继续发问的嘴。

“你……你在说什么啊……你是清醒的吗……?”许博远仿佛听到了一个惊天大秘密,震惊得说话都结巴了。

叶修没了回音,许博远推开一看,叶修开始处于半昏迷状态,嘴里不断嘟囔着些什么,许博远凑近去听,也没能听出什么。但情况危急,许博远赶忙打了120,将叶修送进了市医院进行抢救。

许博远找来了叶修的同事,他这才知道,原来派出所接了个绑架案,歹徒身强力壮,又奸诈狡猾,把民警和刑警们耍得团团转。叶修见状,主动请缨与歹徒进行人质交换,歹徒固然不能顺了他们的意,叶修不顾劝阻,直接冲上去斗胆抢下人质,却在与歹徒的搏斗中不慎受了重伤。经过那条街,又不顾阻拦跑下车,后来的事,许博远也清楚了。

“任务开始之前,叶哥跟我们说,如果这次他完好无损的结束任务,他就会跟喜欢的人表白。”

叶修的同事在离开之前,有意无意地跟许博远说了一番话。

许博远送走他们后,拉了条凳子坐在床边,紧紧握着叶修的手,温柔地凝视叶修苍白的脸。

“你是个警察,保护公民是你的职责,每次你来店里,我只要看见你领子下隐隐约约的疤痕我的心就会莫名其妙的疼起来。我大胆地想过,我是不是喜欢上你了,但给我否决了,因为这份喜欢很特殊,我怕你接受不了。”

“今天你一整天都没有来,我很担心,也很失落,当我看到你伤痕累累地抱住我,和我说那句话时,我才发觉,原来,你和我一样。”

“命运的红线既然已经连接,那为什么我们还要强行剪断它呢?”

“所以啊,你得快点好起来,这样我才能接受你的表白,你明白吗?”

“说话算数啊,小老板。”

叶修结束了工作,换上便装,大摇大摆地走进许博远的店。

“远儿啊,在一起这么久,我还没喝过你做的饮料呢。”

叶修撑着脸,目光一直绕着许博远忙碌的身影转。

“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不是点了很多吗?”

许博远洗完最后一个杯子,一边擦手,一边说道。

“那是给我手底下几个不懂事的孩子买的,我一口没喝。”叶修露出一副委屈巴巴的表情。

“那你想喝什么?”

“橘子汽水!”叶修听说这是许博远做的最好喝的一款。

许博远二话不说,十分熟练地开始制作。

先是从冰箱里拿出两个橘子去皮,再扔进榨汁机里榨成果汁,接着筛去果粒,然后在玻璃杯里倒进几个冰块和苏打水,最后握着勺子抵住杯口,让果汁顺着勺子流进玻璃杯,从外表上看,果汁和苏打水仿佛隔了一层结界,谁也不碰谁。

“对了,你还记得当初我问你怎么不出去闯闯,要在这里开间小店吗?你还没跟我说明白呢。”

叶修接过玻璃杯,捏着吸管在杯里转来转去,冰块与冰块碰撞在一起,发出清脆的响声。

许博远停下手中的动作,坦然道:“啊……大学刚毕业那会儿被一家大企业录取了,但是呢,职场嘛,自然会有一些不好的现象出现,比如……”他顿了一下,“潜规则。”

叶修瞬间明白了,想制止许博远再说下去。

“虽然最后什么事儿也没有,我也成功辞职逃离了那里,但是我的父母不知道这件事,以为我是不满意公司的待遇就跑了,我们大吵了一架,然后我就自己一个人来这儿开店了。”

叶修面色沉重地抿上一口汽水,安慰他说:“你当初做的没错,你看现在不是过得很好吗,又是一年夏天,你创造了一个属于自己的世界,这里有空调,有冷饮,有朋友。”

“最重要的是,你还有我。”

看着叶修深情的眼眸,许博远淡淡一笑。

是啊,夏天不就是空调,冷饮,朋友,还有你吗。

评论(2)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