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余季北North

原id毛十八闲客
cp不拆不逆 否则自杀
可以私聊约稿 可能开车 不写古风玄幻玛丽苏崩坏三观等题材
禁止将文章转出除lof以外的社交平台
谢谢配合
我爱叶蓝一辈子

【全员】欢迎回家

就是想表现一下不自信的小郭和特调处这个温暖的大家庭对小郭的爱护和帮助。

求评论求评论求评论!!

ooc ooc ooc

又一起案子顺利告破,赵云澜按照惯例,带着特调处全体去搓了一顿。

聚会上,喝酒这一环节是肯定少不了的,以赵云澜为主,大庆、林静、祝红为辅,分别向处里最实诚,好哄骗的郭长城和最宠赵云澜的沈巍进行劝酒。

郭长城和沈巍原本都是一杯倒,刚开始根本招架不住他们的攻势,永远都是倒的最快的两个人。但时间长了,身体慢慢适应起酒精的存在,现在的沈巍和郭长城勉强还能撑到第三杯。

“小郭,这次的表现比之前有进步多了,来,我敬你一杯,希望你能继续保持!”

赵云澜首先向郭长城开炮,端了杯伏特加给他,郭长城感动地点点头,接过杯子一饮而尽。

“大人,这次多亏了您帮忙,不然我和林静就得葬身于那怪物的腹中,诚挚地谢谢您,我敬您一杯。”大庆化成人形,跟祝红偷偷兑了杯不知道有几种名酒组成的液体,恭敬地对沈巍说。

沈巍微笑着接过酒杯,小心翼翼地抿一小口,便把酒杯放回茶几。

大庆见心思没成,转了个头,将目标对准郭长城。

他又重新兑了一杯,哄骗着郭长城喝下去,郭长城仍然本着尊重领导,天真地又将酒一饮而尽。

两杯浓酒下肚,郭长城有点意识模糊了,他摇摇头,试图把醉意甩出脑内。

“小郭,咱们继续喝呀!”祝红拿手肘捅了捅身旁的郭长城,刻意怂恿着。

郭长城乖巧地点点头,举起酒杯,第三杯酒灌入腹中。

只听“嘭”的一声,郭长城俯身倒在面前的茶几上。

“老赵,咱喝倒一个。”大庆幸灾乐祸地说。

赵云澜恨铁不成钢地摇摇头,说:“这小孩一点成长都没有,这么快就倒了,看看我们沈教授,至少从一杯倒升级到了三杯倒。”

沈巍微微一笑,不语。

“老楚,推推他,看看还是不是活着。”

楚恕之皱着眉头,一只手揪起郭长城的头发,往后一抓,另一只手捏住他的脸,喊道:“喂,醒醒。”

郭长城蒙眬地睁开眼,依稀辨别出楚恕之的模样,嘴里小声嘟囔着:“楚哥你别那么凶……”

“还活着就好,”赵云澜抓过沈巍的手腕,瞥了一眼手表上的时间,“时间不早了,咱送小郭回处里吧。”

正玩得开心的祝红大庆林静三人不舍地放下纸牌,嘴里不约而同地说着赵云澜的坏话。

“老楚,带一下小郭。”赵云澜吩咐道。

楚恕之认命似的粗暴地扛起郭长城,把他带出了这个是非之地。

“楚哥,能不能先把我放下来,我想吐。”

走到半路,郭长城实在受不了楚恕之扛着他三步一小颠,五步一大颠的,急忙让楚恕之放他下来,其他人也随即停下脚步,上前询问郭长城的情况。

郭长城的脚刚碰到水泥地,胃里便一阵翻滚,随手扶着楚恕之的肩膀开始干呕。

楚恕之烦躁地“啧”了一声,双手交叉放在胸前,不耐烦地站在原地给郭长城当人肉支柱。

赵云澜让大庆、林静、祝红三人先走,又叫沈巍上前问一问。

“小郭,没事吧?”沈巍拍了拍郭长城的后背,关心道。

郭长城向身后招招手,以示没问题。

郭长城咳了半天也没吐出什么来,腿一软,便一屁股坐在街边,眼神迷离地望着前方。

楚恕之就当他是迷糊了,需要坐着清醒一下,没有强行拉他起来,自己站在原地发呆。

“赵处、楚哥、沈教授,说心里话,这几次任务,我感觉我一点力都没出,反而还给你们添了很多麻烦,甚至差点把一切都给搞砸了,你们说,我是不是真的很没用啊?”

“当然……有用。”楚恕之最先听见他的话,他不会安慰人,但想到这小孩也不容易,再打击他怕他想不开,嘴上的应答随即转了个弯,委婉地对他说。

“怎么会,你可是帮了特调处不少忙,上次小郭你不是还救了大庆和林静吗?”赵云澜蹲下身,耐心安慰道。

沈巍也同样蹲下来,替他整理好身上衣物,认真地开导:“是啊小郭,不要太自卑,你很好,大家都在盼望你的成长。”

郭长城抬眸望着眼前的三人,又低下头苦笑道:“我知道,我很笨,一直在拖大家的后腿,所以……”他顿了一下,带着哭腔接着说:“我……我……我想辞职……”

楚恕之惊了,用力地往他头上一打,大声地喊道:“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辞职就能解决一切?你应该想的是怎么提升自己,而不是逃避,你懂吗?笨蛋!”

郭长城捂着自己被打的地方,委屈地嘟囔:“我就是……说说而已……楚哥发那么大火干嘛……”

赵云澜也险些一巴掌就要糊下去,好在沈巍拦得及时。

他不是第一次听见郭长城这样责怪自己,但从没想过这个他辛辛苦苦带到现在,已经成为特调处一员的小孩竟然选择辞职来求特调处一切顺利。

与郭长城相处最久的楚恕之也是如此,他越想越来气,手上的动作都粗暴几分,他一把提起坐在地上的郭长城,紧紧地拉着他往特调处的方向走,沈巍和赵云澜跨步跟了上去。

没一会儿,楚恕之和郭长城便双双站在了特调处的大门前,赵云澜和沈巍紧随其后。

楚恕之指着门上特调处的牌子,说:“特调处才是你的家,你觉得家人会放弃你么?”

郭长城听到“家人”,一下子愣住了,呆呆地摇了摇头。

赵云澜上前推开特调处的大门,又转身一把拉住郭长城,把他往里带。

处里除了刚回来的三人组,还有桑赞和汪徵在勤奋工作。

祝红和汪徵像是商量好的似的,看见赵云澜他们回来了,齐声说道:“欢迎回家。”

大庆化成猫形,叼着小鱼干,朝郭长城“喵”了一声。

林静忙着研究,抬头看了一眼,又埋进仪器里,敷衍地喊了句:“回来了。”

桑赞慢了一拍,磕磕绊绊地说:“欢……欢迎……回家……”

郭长城的酒劲一下子跑没了影儿,红着眼眶,将在场的所有人都看了一遍,解脱似的,笑出了声。

评论(4)

热度(90)